IT 圈所谓的凛冬将至

版权声明: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,遵循 CC 4.0 by-sa 版权协议,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。
本文链接:https://linsh-tech.blog.csdn.net/article/details/84674121

今天是 2018 年最后一个月的第一天,深圳的冬日一如既往地把人晒得有些烦躁和焦虑。从去年年底跳槽至今一年有余,中间倒是经历了不少事。

最近,在浏览各种技术群时,隐隐感觉到 IT 圈子,特别是游戏圈的寒冬将至的气息,坊间也不少传言各大巨头企业的裁员浪潮。身在游戏圈中的我,在这一年里,其实也或多或少地亲身体会到了这个行业的变化。

去年九月份,也正是我开始萌发离职想法的时候,原本公司对于个人成长无可厚非是有益处的,开发团队中有不少来自腾讯的技术大牛,后来不少新人借此跳板,在离开公司后就职于百度、腾讯和网易,而个人离开的原因有二:

  • 其一,公司产品理念并不符合我对于商业化游戏开发流程的认知。我个人感觉游戏是需要市场和用户来洗礼和打磨的,而公司所奉行的理念则是非精品不上线,这估计可以说是腾讯系创业者的一贯作风了。自我入职那天算起,到我最后离职,一年半的时间里,项目经历了三次以上的玩法大改版。而且,打着下个月就上线幌子,持续高压加班改版,却又一次次跳票延期上线,毫无疑问让人心累;

  • 其二,薪资待遇不理想。其实在入职这家公司前,手头已有另外好几家游戏公司的 offer ,且工资待遇更优越。然而面试时老板给出的游戏的 demo 时,着实让我眼前一亮,画风独特且玩法在国内也是极少能见到的。本着从业后仅剩的一丝游戏情怀,放弃了其他 offer 。

那时候的想法其实是好好准备一下,去鹅厂试试,毕竟在创业公司待久了,总觉得技术上沉淀不下来。然而,赶巧两个较早离职的同事同时邀请我去他们公司,当然都是创业公司。一番纠结后,还是选择了再在创业公司试一次。当然这次与以往不同,需要担负起客户端主程的职位,以前就是个打杂的,可以工作不忙的时候抽空划水度日,自己研究点技术的东西写写博客。

都说万事开头难,然后中间难,最后也很难。到新的公司重新开始,很多东西都得从头做起,底层框架到开发工具链,好在在以往工作中屯了一些干货正好用上。

 

关于版号

由于国内新政策的要求,游戏产品 android 版本上线前,需要先进行版号申请,获得版号后才能进行商业性运营(也就是开通付费功能)。我们的新游戏是一个 3D 的休闲类游戏,大概花了三个月的时间,总算是拿出了一个版本提交版本审核,当然由于建模基本上都是外包出去的,所以前期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在等美术资源的到位。

虽然在之前的公司版号审核的那些技术修改工作都是我在跟进,但好几次被驳回重新修改,最后折腾了半年才申请下来。本想着踩过坑这次会容易一些,结果还是被驳回了两次,结果遇上版号停审,直到四月份传言又开始评审了,但提高了各种要求。审核期间的时间,主要在优化性能和压缩包体大小,与此同时公司的 H5 项目也开始着手上线计划了,所以在继续跟进 U3D 进度的同时,也得开始跟进 H5 项目,甚至要帮忙去写一些逻辑业务。

 

关于棋牌

不得不说,今年是个多事之秋,版号风波未落,又开始严查棋牌公司,当然这与我们并没啥关系。渐渐的,没版号或者做棋牌的公司,要么裁员倒闭,要么面向海外市场。这些消息基本上也是从一些技术群里看到的,作为局外人其实并不关注。再者,其实从个人角度出发,我不太喜欢棋牌游戏,负面影响着实更甚于娱乐性。

 

关于裁员

除了游戏公司,其实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或多或少地遇到了一些难题,裁员无疑可以保存公司实力和集中资源,但与码农而言却是个大问题,一方面是招聘岗位缩减,其次大公司外流出来的技术人才显然要更具市场竞争力,但当人才供过于求时,待遇自然不会再像以往那样水涨船高。

 

小结

前阵子听一个朋友说,OfO 共享单车的押金已经退不出来了,联系官方客服,给出的回应居然是:退钱是没钱退了,要不一人领一个单车回去吧。搞笑之余,背后可能又是一个大厦将倾的故事 ~

突然想起了《权力的游戏》(又叫冰与火之歌)的情形,winter is coming 无疑说的就是当下的互联网吧。但这也不是该消极的时候,关键还是要注重个人技术水平的提升吧。

 


微信公众号「何乐不为呢」,一个码农的技术笔记和唠叨。

 

展开阅读全文

没有更多推荐了,返回首页